极客算法

我的iOS程序生涯的起点

2014-06-28

闲聊瞎扯

一次在创业公司,晚上12点的时候说我要赶回去看凌晨1点的苹果发布会,领头说,那玩意儿,不看也行,第二天看看新闻就行了……

领头的说法,我做过,也是我最后悔的一次。那是2014年,也是加入创业团队以来程序汪最苦逼的一段时间(一个iOS主程,一个Android主程,外加一个主管要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完成一个全新升级版的应用),来不及了解新的iPhone 6和iPhone 6+的新功能,以及屏幕尺寸,所有的适配都是凭借以往经验弄的。以至于到现在,我都得谷歌苹果的屏幕尺寸到底是多少,到现在也已经习惯了搜索。第二天看各种头条,完全干巴巴的全是功能罗列, 那一瞬间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。

现在我能说明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,这关系到苹果公司的价值观输出,与个人对苹果价值观的认同。乔叔叔说过: 苹果认为拥有激情的人能够改变世界,也许我们的产品变化了,但是我问的核心价值观从来都没有变(”Our products change, but our value that people with passion could change the world never had”)也许,你看到的是乔布斯或库克描述自己的产品如何又获得第一,顺便调侃下Android和Windows,接下来的新产品多么牛逼的概念,多么前沿的技术。但一个人是否对自己做的事情热爱,从言行一看便知,若是这个人有激情, 对自己做的东西充满了自豪,那这种感情还会传染。但是从新闻或者评论来看,完全感受不到这种感情,那些让在场观众与看直播的人欢呼,鼓掌,在第一时间分享到社交平台上的瞬间完全淹没在媒体的客观报道中。

参与创业久了,工作变得重复了,也许有的时候就写烦了,觉得这只是生存技能罢了,但我坚持看每年的新品发布会和WWDC片段,因为它能够提醒我初衷是什么。

2012年毕业前夕,那我第一次踏进学校的苹果实验室(一个除了包宿玩游戏,连夜奋战的地方),里面清一色的全是苹果一体机(即iMAC),实验室里面充满着香味(如果你第一次拆封苹果产品,就是那种特别的香味),我还对着显示器闻了好久,那简直就是我的天堂,iMAC全铝合金白色边框,27寸大屏,这辈子也没用过,上面可以摆N个窗口,虽然习惯用联想Y450系列的键盘和鼠标,但是白色的键盘和用起来蹭手的鼠标也着实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。那个时候要学iOS开发,做毕业设计用。我虽说是软件科班出身,但是基础非常不好,但我有一个优点,就是英文基本可以裸听,我的iOS入门是一本设计书《触动人心》,虽然没有iPhone手机,但看完之后,现在回想起来就好像读遍了iPhone说明书,能记住优秀的应用,各种控件,以及相关人机交互要求最小像素大小。那时公开课盛行,我看的是《斯坦福公开课》,这个是苹果工程师主讲的,一种由大神亲自授课的感觉,那公开课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,第一次感觉,学了这个,能做出很酷的东西出来。

我实在是不知道,我是怎么说服父母给我买了一台iPhone4s的,那个时候还没有通货膨胀得那么厉害,5000相当于好多人一年的学费。找工作时,我由于经验不足被拒绝过,和找不到工作的人一起被导员拉出去面试(那个公司好像就三个人),不过幸运的事,我完成了对父母买iPhone4s许下的承诺,成了iOS工程师,在帝都一直至今。


评论

内容:
其他: